LightedMadrid

【Brocedes】The Art of Saying Goodbye

2


伦敦是典型的冬季的灰色调,空气寒冷而潮湿,清晨的细雨从昏暗的天空轻轻飘落。Lewis想,天气不错,他关上马里波恩公寓的门,走到滑溜溜的鹅卵石上。刚过六点半,街上仍然相当安静,但是仍然有人——只是偶尔出现的遛狗的人和来回晨跑的人而已。他按下iPhone的播放键,脚踏着人行道,跑过菲茨罗维亚,跑过后街和小巷,经过一排排整洁的格鲁吉亚露台,朝圣詹姆斯公园跑去。

 

一群交换生聚集在人行道上,围着各种各样的手提箱,用法语大声交谈着。Lewis放慢脚步避开他们,他的第六感突然觉醒,意识到有人紧跟在他后面。有人碰了碰他的肩膀,他转过身,等待着看到一个车迷站在那里,他准备着进入合照模式。微笑和自拍。

I need to start sayin' shit when I noticeit

当我注意到它的时候我需要说出来

be open with people I need some closurewith

对人们坦率直言,我需要学会闭嘴

Drake的声音在他耳边,Lewis发现自己正面对着Nico。

 

这一刻是如此的超现实,以至于Lewis没有马上做出反应,只是站在雨中盯着他,穿着木炭色西装和羊毛大衣——而不是跑步的装备。他试着呼吸,思绪飞驰——他他妈到底在这里做什么——然后意识到Nico实际上是在跟他说话。他拔出耳机。“我想那就是你,”Nico重复道,“我在车里,然后你就跑过去了。我简直不敢相信。”Lewis也觉得不敢置信,但他不能只是沉默地站在那里。住在同一栋楼里,几个月内却见不到对方,却在一个有着800万人口的城市里在街上偶然地撞见对方,这样的机会有多大?“你在这儿干什么,伙计?”他终于喘过气来,清醒过来。

 

“我有一些会要开。你呢?”

 

“呃,我明天会去车厂,所以……很高兴见到你。”

 

这是如此,如此的尴尬,Lewis想,甚至比IWC晚会更尴尬,因为至少那时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那天的环境让他能够把所有的东西都锁在脑袋里。

 

以前,当他们是队友时那很尴尬,现在他们不是队友,但事情不能回到从前,没有那么快。也许永远不会。妈的,看到Nico站在那儿像曾经的他,一个十二岁没有朋友的孩子,还是令他伤心。Lewis试着想象和在车库的另一边的Bottas一起度过未来的一年,他告诉自己他感到不舒服的唯一原因是他为了比赛把自己逼得太紧了。

 

“退役生活,你挺享受的吧?我以为上次我夺冠时我离奖杯已经够近的了,但妈的,就我听说你几乎没让它离开你的视线。等等,你没有把它忘在出租车里,是吧?”

 

Nico笑了。“Georg很小心,”他回答。“是的,退役是——这需要一些时间来习惯,但我很开心。”

 

“太棒了!这对我也更好,伙计,Bottas绝不会对我产生这么大的压力。”

 

如果Lewis对Nico不是这么地了解,他可能不会注意到他轻微的退缩,身体语言上的变化。他们都知道他只是半开玩笑。Lewis用他的运动鞋踢着路缘,感觉谈话快进行不下去了。

 

“嗯,呃……”Nico开始说话了,而这就是Lewis一半期望的拜拜,再见。但Nico犹豫不决,眼中充满迟疑,然后他说:“在开会前我还有一点时间,你想来杯咖啡吗?”

 

操,这是Lewis不太能接受的橄榄枝。“我不能。”他没有费心提供解释。他知道这是错误的,这不是Nico的错,而且为他不知道的事情惩罚他是残忍的。不过他确实需要采取一些防御。

 

“当然,当然可以。我想我们以后会再见的。”Nico严肃地说。

 

“是的,我想是的。”Lewis回答。Nico感到伤心了而Lewis也知道了,他希望Nico能他妈的把他的心情藏得更好一点。你本应该待在车里的,Lewis想说,但是比起说他还是更愿意快点离开,尤其是整个冬天他脑子里一直想着这些——或者也许还不止这样。

 

雨已经小了一点,即使天空仍然暗淡,意味着还会下更多的雨。Lewis看着他走开,就像一条寂寞冷清的街道上的陌生人。那群法国少年仍然在那里,四处闲逛,大声说话。为了绕过两个男孩,Nico不得不走上马路,其中一个男孩正激动地用胳膊夹着另一个的脑袋。

 

他转过身来,好像他知道Lewis仍然站在那里看着他离开。

***

“你今天很安静。”

 

Nico从手机上挪开视线,抬起头,啜了一口玻璃杯中的矿泉水,转过身来看着Georg。他们在屋顶上加热器下面的宾馆酒吧里,望着巴塞洛内塔。Georg担心他。知道有人支持着你,大多数时候是很棒的。

 

“嗯,只是……”只是什么?说实话,他不觉得为试车做好了准备。或者更确切地说,他希望有更多的时间,希望冬休可以再延长一点,直到他足够确定自己的生活方向,然后再再次踏上围场。

 

“我不知道,Georg。你知道,我只是在怀旧。”

 

Georg俯身拍拍Nico的手臂时,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情。“我知道。明天你会很好的。”上帝,他真的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我知道。”他想到Lewis,想到他们在伦敦的相遇。这就是他不舒服的真正原因,不知道如果他们看到对方会怎么样。“听着,我说了一个晚上,”Georg向酒保示意要结帐。“不要呆太久。”

 

再喝一杯,Nico决定,只是为了帮助他睡觉。

 

这不太管用。当他回到房间时,他花了很多愚蠢的时间在网上闲逛,甚至没有想到睡觉。最终,他悄悄地溜到宾馆的白色床单下,把刚刚拍的照片上传到自己的Instagram,在把手机面朝下放在床头柜上,关掉灯之前,把自己为试车而兴奋的心情展现给整个世界。

 

感觉怪怪的。这是实话,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期待少点什么。

 

从表面上看,今天晚上一切顺利,只是又一次公司活动,和所有其他活动一样;他熟练地回答问题时,Toto在他身边。谈论技术很容易,更难的是一次又一次地谈论其他事物——关于他的适应能力和精神力量的问题。他的赛车生涯是一个已经结束的篇章,他正努力去适应它。但当每个记者都好像在密谋着从他的每一次采访或脸上闪过的任何一丝忧虑中找出一些他自我怀疑的证据时,事情就不再那么容易了。他不能告诉他们Vivian正处于怀孕的早期阶段,又常常晨吐,或者他确实对未来感到不安。你只能微笑着继续前进。聚光灯下的生活教会了他这一点。

 

当团队的大使从表面上看是轻而易举的事;招待会和一些鼓励性的演讲,像变色龙一样从一种语言切换到另一种。成为冠军的一部分就是被爱,Nico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培养他人的认可,试图证明他是值得这些认可的。他现在有了,他做到了。这些是他今天晚上谈论的事情。如何克服困难,如何阻止对手破坏你的情绪。但那天晚上他喝的香槟酒尝起来不像以前在领奖台上喝的那样。他把它吞下去,就好像是水一样。

 

熟悉的是,凌晨2点,他终于屈服于疲惫的睡眠。第二天早上他将要参观赛道,在曾经是他全部生活的事上成为旁观者的感觉将会如何,这些年头不断在他脑海中浮现。

 

早晨他戴上太阳镜,巴塞罗那的太阳在他走去车旁时晒暖了他的皮肤。Georg对他笑得很灿烂,他不是第一次地感到了一阵痛苦;他的团队,他的核心队伍现在支离破碎,他忍不住要为对他们生活造成影响的自己的决定感到自责。Georg同样想念F1的世界,但是他永远不会真正了解Nico的感觉,就像Vivian不会一样。除非你驾驶过那辆车,经历过所有的荣耀和失败,否则你永远不会知道离开的感觉。

 

“我们会做到的。”他尽量给Georg足够多的信心,尽管他的内心很紧张。这感觉就像是一场梦。他拥抱他过去的工程师们,在车库里拍摄新车,抚摸车身。这不是他的车,77号车的位置上曾经停着6号车。他给他的时代画上了句号,走过也享受过那些日子,并为之战斗过。他想象不出自己再次驾驶W08。那一部分的他已经不在了,是一次很出人意料但美好的告别。在这里几乎有一种错位的感觉;一个冠军重新拜访一个已经没有他但仍在继续发展向前的世界。总有一天他会再度成为其中的一员,但不会是一样的。他不会再与以前一样了。这是一件很难面对的事情,即使他没有对自己的决定感到任何问题。不遗憾,这是个完美的决定。他就是这么告诉媒体的。他也就是这样告诉自己的。

 

他没有刻意躲避Lewis。他更想的是看看他过去的车库和一旁的赛道,自然就是在Valtteri的车旁工作。不过他被问到关于英国人的问题并不奇怪。像往常一样,到处都是。媒体不能让他们就他们的关系撒谎,总是试图挖掘出他们的真实感受。

 

几年前,Nico不再试图搞清Lewis了。这似乎没有什么意义。有些友谊就是不会永远持续下去,这个解释对他来说更容易接受,让它去吧,别再试图让死灰复燃了。但一部分的Nico仍然这么还抱有着希望。有些记忆在表面下还闪闪发光,除了Lewis,没有其他任何人知道它们的美好;他们共同分享的时光,有时让Nico十分怀念,让他回忆起年轻时痛苦的天真。近几年他把所有这些记忆都埋了起来,这对于让他自己集中注意力,藏起弱点是必要的。然而,自从赢得世界冠军以来,最近几个月每当他被问及他们两人重新成为朋友的可能性时,他总是满怀希望。部分的他想念Lewis,但他不知道当时的他所了解的那个Lewis是否还在。也许他只是被埋藏得很深,就等着他们俩退休后再次出现。也或许他已经永远不在了。Nico想知道他为什么还要想这些,尤其是在伦敦的见面和看到Lewis的态度之后。

 

这只是其中一件事,Lewis稍早到达赛道,Nico被采访耽搁的时间比他预期的要长。他们在梅赛德斯围场总部的后面,Lewis戴着耳机,头朝下。有一会儿,Nico认为Lewis只是会继续走路,完全忽视掉他,但是当他们靠近时,他突然停下来,把耳机摘下来。

 

“嘿。”Nico说,感觉比在伦敦更尴尬。一个世界冠军对另一个世界冠军。

 

“嘿,伙计,你好吗?”真奇怪,他们都戴着墨镜,Nico发现自己很希望看到Lewis的眼睛,这样就能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

 

“是的,很好。这辆车看起来棒极了,很高兴能——”

 

“我听说你和Valtteri说过话了。”Lewis打断了他的话。他指责的语气,Nico听过无数次:我们不是朋友。

 

“我们聊过,是的。简短地。如果你是在担心这个的话,我没有泄露任何东西。”

Lewis环顾四周。只有他们两人。

 

“你没什么能告诉他的,不是吗?无论你认为你知道我的什么秘密,都只是胡说八道。如果你是在这里试图破坏我的注意力,你不会成功的。”

 

“我仍然是车队的一员,Lewis,”Nico回答。“你以为我会消失,就为了让事情为你变得更容易吗?我希望……“他没说下去。

 

“我们不会因为你已经退休就再度成为朋友,Nico。现实点。”Lewis的语气并非不友善,但话语却比Nico预料的更刺耳,掐灭了他最后一点脆弱的小希望。

 

“当然。我也没认为我们会,”Nico回答,“但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低估他。”

 

“你赢了我一次,你就以为你什么都知道了。”Lewis开玩笑地说,但话中有着苦涩的意味。

你曾经是我最好的朋友,Nico想。看看现在的我们。

 

“如果你想知道我对他说了什么——我告诉他你几乎是无敌的,因为胜利是你唯一真正关心的事情。你别的什么都没有。想到这真是有点令人难过。”尼科微笑着说,但同时他也意识到这很可能是真的。他对自己甚至为在伦敦的事情感到烦恼而生气。这他妈的到底有什么意义。

 

“不管怎样,伙计,”Lewis笑着说。“我想我等会儿会见到你的。”

 

“别担心,如果你不想做个懂礼貌的人,我会坚持站在车库的另一边。”Nico走开。Lewis低声咒骂,双手绞在一起。

 

“等等。Nico,你看,这不是我想要的走向,好吧。嘿,停一下。”

 

Nico叹了口气向他转过身来。“为什么你总是让事情变得如此困难,Lewis?”他恼怒地问道。

 

“我不想让事情变得艰难,我只是。操,没关系。我现在没有时间谈这个,我得去车库了。”

Nico咬着嘴唇,仔细地看着他。“如果你想和我谈谈的话,你知道我会在哪里,但我已经尽力去走出第一步了。我愿意尝试,但我需要你的回应。”Lewis正要说话,但Valtteri转过拐角,而他觉得他们两个都不想在芬兰人面前讨论这些。“我们会再见的。”Nico对Lewis说。

 

“我们会在摩纳哥谈,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谈谈,”Lewis在他后面喊道,但Nico已经故意大步走开了。

 

他没有转头看到Lewis在台阶上坐了几分钟,望着天空,陷入沉思。


tbc




【Brocedes】The Art of Saying Goodbye

Title:The Art of Saying Goodbye by lost_decade

Pairing:Nico Rosberg/Lewis Hamilton

译者:LightedMadrid

授权:

原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031682/chapters/29807403

简介:在2017年初Nico和Lewis几乎不怎么说话,但在年底时他们变得比自己所能想象的还要亲密。




1


阿布扎比,2016年11月27日

 

Nico的手在颤抖,心脏在以一种以往比赛前从未有过的方式不规律地跳动着,他的胃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他感觉他可能要吐出来了,但这只会把事情搞得更糟。当然他不会,但无论如何他也没法欺骗自己今天的这场比赛和之前的没有差别。因为睡得很少,他已经感到疲惫了,只是单纯地靠着肾上腺素和他的记忆——他还知道怎么开一辆F1赛车,怎么去赢得一场比赛。虽然获胜并不真的……但他只想尽全力,完成一场干净的比赛,走出让他在过去的数周里时常感到不可逾越的东西。他只是不想搞砸了。也许之前他还天真的希望随着比赛日的到来他的紧张情绪会放松一点,但真正面对它时这个想法看起来是那么可笑。他握紧方向盘,看向前方,看向一旁的另一辆银箭,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他不断回想起几天前的记者发布会,以及Lewis所说的,这些记忆在脑海里变得越发清晰。他说这些是为了扰乱他吗?可能吧,但这就是Lewis的风格,也是如今他们之间的情况,长久以来都是这样的了。

 

太阳正开始下落,暖胎圈也开始了。Nico尝试让轮胎升温,他在沙漠干燥的空气里渗出汗来,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压力——甚至在2014年也从没有过。就是这次了。他知道。这也许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他最接近冠军的一次了,靠,他无法思考,无法在发动程序,在任何事上集中注意。

 

当起跑线上的五站红灯都灭时,他被一个想法击中了——这可能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这么做了。他的紧张和其他所有,都由之离他远去。

 

 

***

Part I. We're Not Friends

 

 

Nico眯眼看着不合季节的冬日温暖而刺眼的阳光,闭上眼睛,靠回太阳椅上,打着哈欠,让书从他的手里掉到地上。吃。他想吃更多的东西。他不太期待自己来煮,但他会试一试的。Vivian向他保证过,他穿着围裙的样子看着很好。

 

“他退役了,整天只会睡觉。噗,我不知道。”

 

Nico睁开眼,拿起墨镜戴上,在椅边晃着腿,脚下是被太阳照耀的暖洋洋的瓦片。他扭动着脚趾,接过父亲递来的香槟。

 

“这是圣诞,午后补一觉再完美不过了。”

 

香槟味道很好,清爽顺滑,相当好的上品。气泡在他的舌头上发出滋滋声。嗯,他的退役生活不会永远是这样,但短期内这还当真令人享受。

 

“我以为你戒了。”Nico指了指Keke随意夹在拇指食指之间的雪茄,嗅闻着它厚重的气味。这让他想起阿布扎比的那个晚上,他的父亲从口袋里拿出了最好的古巴雪茄,这支他保存了许多年,就为了他唯一的儿子获得了与他一样成就的这一时刻。

 

“对,是圣诞。”芬兰人回嘴道,坐在了Nico旁边。

 

伊比萨是个用来度假的好地方,悠闲,又充满了童年记忆。他希望他可以帮Alaïa也创造一些美好记忆,与她更亲密些,既然如今他能更多地陪伴她了。

 

Keke手臂环绕着Nico的肩膀,他可以感觉到Keke在酝酿着什么至理名言。在Nico在F1早年时的一些惹恼过他们足够多次的争议问题之后,Keke不再给他提建议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从经纪人和赛车手回到了更为和谐的父与子。但偶尔还是会旧日重现。

 

“也许你现在不会这么想,”Keke开始了,“但你总归会后悔的。不过只要你做好准备会没事的。”

 

“我已经做好准备了,爸爸。真的。”

 

“很好,”Keke拍了拍他的背,“我为你骄傲,你知道的。”

 

Nico知道。他成功了,他做到了,在经历了那么多年,走过了那么多失望之后他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

 

如果要诚实点他会说最开始感觉没什么,几乎就像是假期变长了。反正现在也正是冬休,Nico发现他自己除了没去车厂看看,仍在做以往冬休会做的大部分事情。他仍然在锻炼,没之前那么没完没了——不再有来自脖颈疼痛的折磨,操蛋的感谢——他没有跟健身馆说再见。这几乎感觉不真实。世界冠军的部分,是的。他正要习惯这部分,但其余的,比如他不会出现在墨尔本的发车线上,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这看起来离他还很遥远,就好像他还呆在自己充满愉悦与轻微不可置信的泡泡里。

 

他们一直待在伊比萨,直到树枝被雪压弯,2017年的第一秒到来。这很完美,让他自己慢慢地放松,享受冬天太阳的温度,在海滩边的漫步,堡场延伸至远方,Alaïa试图跟上他的脚步,当水冲过她的脚面咯咯地笑着,小小的脚趾间是柔软的细沙。

 

Vivian几乎在他退役的第二秒就告诉他,他们应该试着再要一个孩子了。就好像一切都已安排好了。在他们回到摩纳哥前在达特维拉呆的最后一晚上,她用力地亲吻他,在跨上他身上时解开了胸罩,呼唤着他的名字。他是多么的幸运,他得到了这么多。如果他是Lewis,大概就要开始讲自己是多么的被上帝所保佑着。

 

当他们回到摩纳哥,他开始感到有点不安了。他慢慢地感到精神萎靡,当他和家人共度着慵懒日子;和Alaïa一起的泡澡时光。在读床头故事的时候,Alaïa还太小,并不能真正听进去多少;在他和老朋友Francesco就未来的一些想法进行商务会议时。他并不是感到无聊,远不是——只是一种不安定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在焦虑和兴奋之间有一条界线,而他快要跨越过去了。他感觉——缺少了点什么。仍然还少点什么。即使他已经是世界冠军了。这是意想不到的,尽管他认为也并不这么令人意外。你不能就只是从原本一年只能享受二十个周末时光的日子,平淡地步入没有肾上腺素刺激的平静生活。

 

这么多年的赛车生涯,每年离开家几十个礼拜所带给他的轻微空虚感还没有完全消散。他总是把它归因于想家,归因于与Vivian分开度日。但现在她就在他身边,每天一起吃晚餐,在播放着野生动物纪律片的电视机的沙发前入睡,然后在婴儿监视器闹出动静时被惊醒。他童年时候的梦已经实现了,也不再缺少其他任何东西。这就是了。这就是她一直以来想要的。但……他望进未来的鸿沟时感到恐惧。现在呢?他到达了顶点,也许听起来太过冷静了,但这就是最好的叫停的时间。

 

感觉怪异是说得通的,Vivian告诉他,在这么多年赛车生涯后突然的变化。他当然知道她是对的。他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当阳光洒在蓝色海岸上,Alaïa冲着他微笑就好像他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把这些不确定感推到一边就并没有那么难了。Alaïa是他的奇遇。他把挂在他身上的Alaïa交给她妈妈,他们即将为IWC活动出发前往日内瓦。

 

“我们签下了Bottas。”Toto在前一天通过电话告诉他。Nico同意芬兰人是个好选择;但从话语间他可以知道Toto过去几周过得并不轻松,而如果他留下的话对他来说会更容易些。

 

***

 

Nico总是很享受IWC晚会,尽管这是他身为梅赛德斯车队一员必须要参加的。每次来他都仍像在糖果店里的孩子,在看到展览着的钟表,人类所能想象的最为精巧的技艺时眼中冒出光来。他微笑,摆出姿势配合摄影师,露出手腕上的手表。这是令人享受的一天,和人们交谈聊天,几个有Georg陪同的采访。晚上他换上了一身无尾礼服,带着Vivian参加了晚宴。活动举办得非常漂亮,有一瞬间他几乎忘了他是以一个退役而非现役车手的身份出席的。

 

他注意到Lewis也在场,但他们成功地在这一整天里一次都没有看到对方——考虑到活动规模也没有那么令人惊奇。他没去找他,所以英国人自然也没有理由来找他。

 

当他们遇到已经是深夜了,在晚宴后每个人都喝了几杯红酒后,昏暗的灯光和深情的音乐几乎催人入睡。他身边有摄影师,否则Nico感觉Lewis也许会直接走过他和Vivian身旁,甚至不会停下一步。

 

“嗨!Vivian!”他前倾在Vivian的脸颊上亲了亲,充满魅力。Nico无法不注意到Lewis没有叫她的昵称,就好像他们只是陌生人而不是曾经一度亲密,而Vivian需要忍受Lewis的琐碎的关系。Nico为这整件事的可笑感到恼怒,向后退了一步,在他们交谈时看向旁边。

当Lewis终于好像想起Nico也在这时,他微笑着转向他的前队友,Nico可以说这个微笑完全不真诚,冲他点头致意而不是握手或拥抱。这让Nico想起几个月前在一次媒体发布会后他们被要求握手,而Lewis直接拒绝了就好像握个手会得上什么可怕的病。他畏缩不前,就和现在一样,好像Nico身边有一圈隐形的屏障让他不能太过接近。Nico心中有些地方为此而难过。他单纯地期望着事情会变得不一样,既然他们不再是对手了。并不是他没有足够多的朋友,只是他对往事的怀恋,而Lewis还从未完全从记忆中消逝。也许是因为Lewis从最开始就在那了。不过,无所谓,现在这对他来说不重要了。如果Lewis还没能从输给他的事实上释怀那就去他的。就是在那时一个摄影师看到了他们,推着他们让他们摆好姿势,Vivian站在中间,好像她是唯一能阻止他们朝对方脸上揍一拳的人。

 

“我真希望你们两个能聊聊。”当Lewis转去和房间另一个角落的Patrick Stewart时,她说。

 

“我试过了。我提过好几次我愿意再和他成为朋友。他把自己的立场表达得相当明确了。而且说真的,Vivianivi,看看他,”他们一起看过去,“他不再一样了。纹身,衣服,生活的方式。他是个名人了。我不知道……”

 

Vivian皱着眉,“也许这是他想成为的,但人是不会改变的,内里是不会的。

 

“还记得你的生日吗,他哭着在俱乐部外面的人行道上吐,因为和他一起去的女孩和另一个男孩跑了。他很敏感,只是现在他伪装得更好了。”

 

Nico有过很多次生日派对,也尽全力把有Lewis参加的记忆给忘掉——但好吧,他还没完全成功。

 

“是你的十八岁生日。当时他让我承诺不要告诉你整个故事,他不想毁了那个晚上。而且显然他很尴尬。”

 

Nico模糊地想起来了。那个Lewis为之着迷的火辣的棕发女孩。

 

“总之那时候她和他就不相称。”

 

“即使如此,我也不认为你们俩不能修复关系。他还是那个人。而且你是在采访里说的,不是私下对他。”Vivian强调着把手包放在桌上。

 

“这是一样的。”Nico固执地回答。

 

“我们都知道这不一样。不管了,想和我跳舞吗?”她把手递给Nico。他握住,领着她进了舞池。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Lewis坐在吧台边,抿着他的酒,皱眉看着他们。

 

***

 

当冬季还未过去,失眠是一个很残忍的拜访者,它不断折磨着Nico,让他总是想着如果,想着过去。表面上看他投身于退役生活。晚会结束后,他吻别Vivian,为WEF径直前往达沃斯。雪山令人叹为观止,很难不被它所震撼。他早上做了一次演讲,热情地谈论动机、自信的力量,以及如何从任何情况中看到积极的一面,无缝地融入了世界精英之中。这并不总是他能做到的事情,但现在他的道路是清晰的。人们很容易忘记他实际上不是一个企业家——还不是,Georg最终不得不劝他不要把一大笔现金投入到创业公司,就为了在每当有人把麦克风甩到他的脸上,问他是否是后悔放弃了赛车时能够说,这就是我现在在做的。

 

那天早上,在里纳霍恩山顶接受采访时,他几乎字面上宣称自己正处于世界之巅,只有半无意地表达了蔑视:任何有与他所有的一样美好的家庭的人,宁愿开车绕圈也不愿呆在家里。酒店晚上的钢琴酒吧里有各种饮料和令人烦躁的的卡拉OK。他甚至哄Georg和Mika唱歌,他们三人大声唱着We are the champions,如果当时他们没有喝得这么醉的话,这似乎有点太过夸张了。后来Georg在一阵笑声中倒在了他的身上,在这个夜晚的最后紧紧地抱住了他。甚至第二天早上骤降的气温也没有影响Nico的精神丝毫。只要他不要不停地问自己,他就很好。如果周六晚上他发现自己睡不好,那至少不是因为他想知道Lewis是否会每隔一个星期天就逼他驶离赛道。

 

也许这就是每个过着正常生活的人的感受,他在一天夜里无法入睡时想着,二月中旬,距离巴塞罗那的第一次试车只有一周了。他翻过身来,床单缠住了他的脚踝,Vivian在他身边翻来覆去,他脑海中浮现出一种可怕的、难以摆脱的怀疑。如果他做了错误的决定。如果他走到赛道上,走进车库,而感觉一切完全是错误的。如果他发现他想要,不,需要,在那辆车里准备去战斗,再去取得一次世界冠军。如果Alaïa长大后对他没有勇气继续下去而感到失望。不过他知道这些想法都是无用的,就像他2016年底时一样,那时他非常接近冠军头衔,非常害怕这一切再次被夺走。那熟悉的凌晨3点的焦虑。

 

他翻身下床,看了看女儿,然后走进休息室,伸出一只手摸着奖杯,好像它和Alaïa一样是他的孩子。他陷进沙发里,目光仍然被它所吸引,屋外的一缕月光在金属上反射。他闭上眼睛试着入睡,但他脑海中的街道却充满了比赛周末的兴奋。第二天早上,他开着车上了那些街道,把Alaïa送到他曾经去过的那个幼儿园,同时试图让自己保持清醒。


tbc




morisco现在连圣诞祝福都不一道录了
莫斯科💊
啊不对是莫斯科乙烷[手动再见]
本来以为奥迪发车的时候是发糖开始的标志呢,没想到从此之后我就再没见到他们发糖了
最近仅有的非全队铜矿貌似还是短腿的侧影出现在邋遢和阿水的合照里。
用句号来表示我的绝望

curryon:

我发那条的目的就不是来和你们理论的,第一次见到这么觍着脸要来和人骂街的,被你们一说倒像是我胆子小了,好好好你们偶像说什么都是委屈都是因为被侵权行了吧。
我要是怂我当初就不打tag了,不过我想问为什么我打tag就是找存在感,洗地的人打tag就不是找存在感呢🌚🌝
另外真不好意思,又占了tag呢✌️🌝✌️
顺便再刷一发这张图🙈🙊🙉
看得到这条的就别再说我把你们拉黑了。发帖时间20:49

只是为了这个粘纸啦😂😂😂

只能说又是一场裁判自导自演的比赛了,但我们仍在榜首😏
顺便一说,第七干得漂亮,neng死巴恩斯!